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14章 色授谁魂与(2)

第14章 色授谁魂与(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生一世,美人骨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不过周生辰倒不觉什么,只是拨开她,反过来握住她的手:“不用走得太快,他们会一直等我们。”因为是上行坡度,他要带着她走,自然就攥得紧了些。

起初她还小鹿乱撞,心神不宁,到走了20分钟的上行山路,已经有些轻微的喘气。

两个人到老宅大门,她已经额头有些汗湿。

“很累?”他松开她。

时宜微哂。

依旧是深宅,不过看起来略微比先前去的老宅温暖些。她想起那里,仍旧是绵延的细雨,湿漉漉的老式地砖,亭台楼阁皆在雨幕中,包括她母亲的语气也是阴沉沉的。

可这里却漫溢阳光。

庭院很深,数不清是几进,雕梁画栋,一路走入,常能看到阳光透过石雕砖雕,落在地面的奇异形状。两个人并肩而行,她忍不住轻声说:“我喜欢这里。”

好像这样的地方,能阻断时光。

他笑而不语。

两个人终究还是迟到了。

周文幸轻轻地,对她笑,如同奸计得逞了。只是辛苦两个人,走得腿酸脚疼。

她再次见到他的母亲,还有他曾经提过的,暂时帮他照顾周生家业的叔父。还有很多的长辈,他并未一一给她介绍,最后,让她最为不安的是。这些人她也只是走马灯的招呼过,然后就分桌落座。

惟有她和他,坐在单独的桌子上。

周生辰似乎还考虑到,有十几桌的陌生人在,刻意嘱咐人,搬来屏风,堪堪遮住两人所坐的位置。除了林叔,还有两位看起来像是总管的人,随侍在身旁,再无他人。

他看出她的不自在。

随手把西装外衣,递给林叔,接过温热的湿毛巾,边擦手边说:“其实今天来,主要是让你试菜。那些长辈只是难得一聚,趁这个机会来叙旧,这么隔开来,也好让他们安心吃饭。”时宜应了声,看了看身边立着的三个男人。

他了然,让三个人都下去用餐,最后,只剩了他和她。

一道道上来的,倒都是很新鲜的食物。

雪夜桃花、莲蓬鱼肚、驼羹、八卦山药,她吃起来,倒都觉得不错。更享受的是,周生辰每样都很熟悉,没有旁人在,就亲自给她介绍:“鱼肚要过油浸泡12个小时,待软后,再用180度高温发涨,而后,再次低温浸泡,浇入上汤调味,煨小火1分钟……”他说的十分详细,时宜忽然笑出声:“这道菜,你会做吗?”

“完全不会,我厨艺很差,”他笑,“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厨艺。”

“那你这么清楚?”

“之前挑菜的时候,会有厨师详细介绍,听过了,也就记住了。”

她噢了声,握着筷子,扭头看窗外偷笑。

如果不了解他,一定会以为他在炫耀自己的过耳不忘。

高智商,而不知遮掩的人,也真是有些可恨。

她视线飘回来。

周生辰正在看着她。

屏风外,安静地像没有人。

两个人莫名对视了会儿,他忽然轻咳了声:“所以这些菜,你觉得还可以吗?”

时宜嗯了声。

再精致不过的菜品,毫无瑕疵。最主要的,他刚才说,这些菜都是他之前挑选的,只是这一个理由,就完全足够了。她根本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意见。

两个人住在单独的院子里,房间仅是隔壁。

或许是因为他的要求,室内装潢都是极舒适的现代设备,除却墙外环境的古朴,她如同住进了私家酒店。在她进房间,洗过澡后,房间电话竟然很快响起来。

一墙之隔,他还不嫌麻烦地来电话,道晚安。

时宜忍住笑意,感叹说:“好巧,如果早十分钟,我就还在洗澡。”

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到窗外,有稍许吵闹。

离得远,她听不清楚。

他似乎也听到了,仍旧礼貌和她解释:“我需要先挂断这个电话。”

“好。”

电话挂断不久。

很快,就有脚步声从楼下上来。

木质楼梯和地板,掩不住这样的快步行走声。而后,是隔壁房间门打开的声响,时宜按住扶手,犹豫了几秒,还是打开门。看到林叔已走下楼,而周生辰的背影刚巧就在楼梯口,听到她走出来,微微转过了身:“有些小事情,你先休息。”

他看来起,神色略有不同。

时宜刚才颔首,他就匆匆离去。

这样陌生的环境里,她很难立刻入睡。

尤其还有深夜莫名的喧闹声,让她更加心神不宁。幸好周生辰很快就返回这个院子,她听见他的声音从楼下传上来,悄悄走到窗边看下去。

月色中,他面对着五六个黑衣的男人,其中一个正是试菜时出现过的总管之一。说话的声音不大,她听不到具体内容,只见他很快就挥手,众人散去。

院落中,只剩了他自己。

住在一楼的两个负责饮食起居的女孩子,问了句明日晨膳的时辰。他只说照旧,又低声说了句话,便上了楼。时宜从窗边离开,就听到房门被敲响。

打开来,看到周生辰左手手肘撑在门框上,站在门口,笑了笑:“我回来了,和你打个招呼。”她也顺势靠在门上:“有很严重的事情吗?”

他略微沉吟:“上次你见到的一个怀孕的兄嫂,刚刚不慎跌倒,可能要早产了。”

她心头一跳,未料忽然出这种事,追问了几句。

只是奇怪,他一个大男人去管这种事?实在说不过去。

不过他既然没有说出完整的故事,那她也无需深问。毕竟她现在还不是未婚妻,哪怕是未婚妻了,想要真正成为这家庭的一员,或许都要有很长的路要走。

两人说话间,小姑娘连穗走上楼,端着一盏茶,在微微对两人欠身行礼后,将茶端入了时宜的房间。待连穗走后,周生辰才解释:“这是莲子心芽泡得水,喝一些可以助眠,不过不要喝太多,晚上醒了口渴了,也可以润喉。”

难怪,有很淡的莲子清香。

时宜心有些软绵绵的,又点点头,想要抬头和他道晚安时,他却已经忽然低下头来。如此近的距离,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鼻尖已经碰上自己的,轻轻摩擦,却不再进一步。

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晚安吻,可以吗?”他微微偏过头。

时宜轻轻说了个好字。

两个人离的这么近,都能感觉彼此呵出的气息。

倘若不答应呢?他会怎么办?

她意乱情迷,闭上了眼睛,感觉到有柔软,碰到自己的嘴唇。

“还好吗?”他用手指,碰碰她的脸。

很烫。

手指滑下来,摸到她的嘴唇,已经有些肿。

时宜轻轻避开,几不可闻地嗯了声。

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不同之处在哪里。周生辰一定很认真地研究过,怎样去接吻,面对如此有研究精神的一个男人,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或许是因为山里的寂静,她次日醒来,比平时晚了半个多小时。

周生辰不在,她独自在小厅堂里,慢悠悠吃着早餐。连穗和连容,都待她十分尊敬,甚至有些小心翼翼,她忍不住笑:“你们吃早餐了吗?如果没有吃就去吃吧,不用陪着我。”

“吃过了,”连穗年纪小些,鬼灵精怪地笑著,“时宜小姐肯定不知道,自从大少爷准备订婚以来,这里的晨膳都是五点呢。所以除了时宜小姐,这里上上下下的人,早就用过晨膳了。”她低头笑了笑,继续吃紫糯莲子羹。

这个晨膳的规矩,他没有和她提到过,只是让她舒舒服服地自然醒后,安静地吃早餐。时宜握着调羹,抿了口,紫糯合口,莲子香甜。

却都不及他的细心让人沉醉。

原本上午的安排,是他陪她去寺庙进香。

她耐心等到了十点半,周生辰仍旧没有出现,她拿出来时带来消遣的书,翻着打发时间。时针缓慢地移动着,她看得入神时,钟摆的撞击声骤然响起来,非常有规律的沉重响声,持续到第十一下后,恢复了安静。

十一点了?

她从窗口望下去,周生辰依旧没回来。院子里的连穗似乎也在等着大少爷回来,来来回回走着,看起来有些焦虑。忽然有人影闪进来,是年纪大一些的连容。

楼层不高,两个小姑娘的说话声很快就传上来。

连容叹口气:“越来越麻烦了,孩子没了。”

连穗啊了声,压低声音说:“没了?”

“是啊,说是她生辰八字不好,克的。”

“什么克的?昨晚明明姓唐的那位,仗着自己有身子,先冲撞了她。你说提什么不好,偏偏就在众人面前提她被退婚的事?倘若她不退婚,说不定如今我们的小小少爷都生下来了,谁敢这么冷嘲热讽——”声音骤然消失。

显然是两人之间,有人记起楼上还有时宜,很快停止了议论。

时宜短暂地品味这几句话,震惊于早产后,那个孩子的死去。她还记得,当初在金山寺旁吃饭,忽然闯入的唐晓福。

这个话题中那个克了唐晓福的“她”,时宜猜不到身份。

但显然,曾和那个“她”有婚约的人,是周生辰。

她首先想到的,是在西安听说过的未婚妻。但很快就推翻了这个可能,按连穗说的话,这个“她”若不和周生辰退婚,早已有机会生下孩子。那时间上来说,应该是比较远的事情了。

所以,还有别人吗?

他在过去二十八年里,有过怎样的故事,她一无所知。

如今看到的文质彬彬,波澜不惊,似乎对男女情事不太热衷的周生辰,究竟有怎样的过去?像个迷,越接触的多,越不懂的多。

时宜,你要耐心,慢慢去了解他。

午后,周生辰姗姗而归。他今日穿着深蓝色的衬衫,黑色长裤,周身上下色调暗沉,惟有袖扣泛出了细微的银灰色光泽。他安静地在她身边坐下来,松开袖扣,轻轻吁出口气。

“下午去接我爸妈?”她给他倒杯水。

“事情可能会有些变动,”他似乎在思考如何措词,“家里出了一些事情,确切说,有了白喜事,不宜在最近办红喜事。”

时宜恍然。

这个道理是对的,所以她点点头,倒是没有追问。

周生辰看她并不惊讶,猜到了什么:“听到连穗她们说了?”

她吐了吐舌头,轻声说:“是偷听到的,你千万别怪她们。”

他眼底有隐约的笑意:“这个宅子,大小院落有68座,房屋1118间,人很多,也很杂。所以——”他停顿下来,时宜疑惑看他:“所以?”

“所以,总难免有闲言碎语,真真假假的,听过便罢,不要想太多。”

她笑:“知道了。一般电视剧里的大家族,都这么演的。”

这场订婚仓促取消,她虽能理解,却总要和父母交待。

两人大概商量了一些措词。

周生辰给她父母打了一个电话,很诚恳地抱歉,寥寥数语交待清楚。幸好只是订婚,母亲也觉得人家家中出现了白事,无论如何现在订婚都有些不妥,况且,也有些不吉利,所以很快就释然,取消了行程。

只是母亲多少有些微词,自始至终,周生辰的母亲都没有任何礼貌的交待,丝毫不像是即将结为亲家的态度。时宜含糊笑著,解释说他母亲对这件突发的白喜事,很伤心,所以顾不及这边的礼数。

“时宜,”母亲的声音有些心疼,“妈妈并不需要你嫁的多好,那样的家庭,如果你觉得不适应还来得及。说实话,你们这些年轻人,结婚离婚都像儿戏,何况订婚,你还有很多机会考虑清楚。虽然我挺喜欢那孩子的,但也不想你处处要比人低一等。”

“知道了知道了,”她笑,玩笑说,“我会慢慢树立我的地位的,女权至上。”

母亲被逗笑,嘱咐她不要亏了礼数,探望下早产的亲戚。

母亲这么一提醒,她也想起,是要去探望探望唐晓福,毕竟也算和这个兄嫂有了一面之缘。问周生辰时,他却解释说人已经离开了镇江,时宜只能作罢。

周生辰临时改变行程,准备明日就送她返沪。

他午后去处理余下的大小事宜,刚走不走,周文幸便忽然而至,说受了哥哥叮嘱,要陪时宜四处走走。时宜本就对如此庞大繁复的老式建筑很感兴趣,自然乐得闲走。

这种江南老宅,皆是长廊接着长廊,院落紧挨院落。

不像西北的大宅子,每个院落中都有分明的进出大门,规整刻板。

“我大哥哥说,一定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周文幸笑得时候,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可爱极了。时宜猜不到:“是什么地方?祠堂吗?”

周文幸噗地笑了:“那种地方平时不太好去,而且去了也没什么好玩的。我现在不告诉你,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们走得深入了,附近的植物已经渐渐都被竹子取代。

竹子并不浓密,称不上是林,但伴着水声和微风,就让人有种清凉感。穿过一道窄门,竹林愈发茂密,却已经能看到有三层高的老旧建筑,在不远处安静矗立着。

“喏,就是那个藏书楼,”身边的周文幸告诉她,“我大哥哥说,你曾问他关于藏书楼的事情,所以他猜,你应该会喜欢这个地方。”

有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

她想起,她在青龙寺的时候,问他可曾去过那种老式的藏书楼,有一层层的木架,无数的书卷。彼时他看似听不懂的神情,只薄笑著,似是而非地说他经常去的地方,是一层层木架上,放置着试验所用的器具。

未曾想,这里当真有这样的地方。

一生一世,美人骨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88057.html

一生一世,美人骨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88057/

一生一世,美人骨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88057.html

一生一世,美人骨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88057/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4章 色授谁魂与(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生一世,美人骨》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99.com)

一生一世,美人骨最新章节 - 一生一世,美人骨全文阅读 - 一生一世,美人骨txt下载 - 墨宝非宝的全部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一号狂枭有种后宫叫德妃亲亲我的妈妈日本异闻录人在龙珠!开局选择全王神通禁庭我在玄幻当老祖洪荒:开局选择通天教主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古董局中局(全四册)三国:开局成为大汉皇族!豪门绝恋西游:开局帮冥河强化阿鼻剑都市:神豪国际投资银行!七星彩大江东去(全3册)娱乐:从向往开始的全能巨星重生七零:农女致富忙道德经好久不见兰陵缭乱徒弟都是女魔头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芥子(全2册)玄幻:开局拥有百亿黄金我史上最快飞升者
完本推荐:宠妾全文阅读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宠全文阅读拈花一笑不负卿全文阅读白色橄榄树全文阅读余污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末世女配甜宠日常[穿书]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全文阅读初恋几分甜全文阅读快穿之种田老太太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庶女闺中记事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他笑时风华正茂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娘子锦鲤运全文阅读待你心里不挪窝全文阅读风里有情诗全文阅读我见贵妃多妩媚全文阅读媚色可餐(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邪帝狂妃:鬼王的绝色宠妻史上最狂至尊九转星辰诀总裁我不要办公室恋情穿越小小土地婆老公宠妻太甜蜜废土之我是神级御兽师和女明星荒岛求生的日子女世子神兽崽崽:爹爹,娘亲称霸全京城了大小姐嫁到!我绑架了一个外星文明敬我为神明地球最强战神五条同学又套路我从构造技能开始村野小神医灌篮:海啸兄弟开始的征程桃源小神医全能小医农活人阴差从过气BOSS开始少夫人她只想传宗接代穿成年代文里的恶毒婆婆太子有毒妃倾城剑帝爷,你家小撩精野性难驯大唐:武则天是我妈九眼天医一胎三宝:总裁爹地宠妻成瘾

一生一世,美人骨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生一世,美人骨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生一世,美人骨txt下载手机版 - 墨宝非宝的全部小说 - 一生一世,美人骨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