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莫言,天下 >> 第89章 入蜀

建安十九年,庞统率军攻打雒城时为流矢所中战死城下。刘备因攻雒城不能下,于是命镇守荆州的诸葛亮等沿江西进,共取益州。诸葛亮留关羽守荆州,与大将张飞、赵云沿江而上,攻克益州巴东郡,随后张飞、赵云分兵二路,攻占江阳、犍为、巴西、德阳等地。

雒城被围近一年才被刘备攻克,成功占领雒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率军与刘备会师,进围成都。时刘备派建宁督邮李恢说降马超。马超来到成都,刘备命他率军屯城北,一时城中震怖。刘备遣从事中郎简雍入成都劝降。时城中有精兵三万,粮食可用一年,军民准备誓死抗战。但刘璋无心再战,于是开城投降。刘备进入成都,将刘璋迁回自己的大本营荆州,遂领益州牧,启用蜀中诸多人才,为后来建立蜀汉政权打下了基础……

时至建安二十年,正月,天子刘协立贵人曹氏,曹操之女“曹节”为皇后。

正月,身在荆州诸葛府的黄月英,收到了诸葛亮亲笔所写的家书。二月,刘备派人至荆州公安县的诸葛府,请军师将军诸葛亮的家眷入蜀,另遣精兵千里护送。而荆州只留荡寇将军关羽驻守,刘备以关羽董督荆州事。

“阿言?阿言!”黄月英忍不住出声唤着不知因为想着什么而出神的莫言,她伸手轻轻拍着莫言的肩膀。“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自我们上了马车后你就这样了,该不会是你舍不得荆州吧?”

“在荆州住了两年半之久,说不舍也未尝不可吧?倒是你啊,看你一脸憔悴的模样,莫不是因为即刻启程去成都,不日就可以见到你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孔明了?你昨夜一宿未眠吧?”莫言话锋一转,反倒是说起了黄月英。莫言确实有心事,但她并不想让黄月英瞧出其中端倪,即便此事如鲠在喉。在一切没有明朗之前,莫言不能说。

“我……才没有想他!”黄月英转过头,她肤色虽不及其他女子白皙,但脸上那一抹绯红依旧清晰可见,逃不过莫言的眼睛,而黄月英的双手更是紧紧抱着怀中的包袱。

“是是是!你没有想他!不过……月英啊,你怀中的包袱不用抱这么紧的。你为他做得冬衣又不会丢。哎呀,我好像记得有人一边咒骂一边又细心地缝制冬衣,生怕有人穿不暖呢!诶,双手十指都是伤痕累累呢。不知远在成都的诸葛先生会不会心疼啊?可惜我不是诸葛先生的主公,不然我就放他几日,让他好好陪陪千里而来的夫人。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这一年未见,可真该好好过几日二人世界了。”莫言不禁想起黄月英在府内为诸葛亮缝制冬衣时的模样,她明明很不擅长针绣之事,却依旧忍着针扎之痛,细心地为诸葛亮缝制冬衣,看着黄月英缝制衣物时,莫言似是看见自己为他人缝制衣物的景象,也曾弄得满手伤痕,而黄月英则说她针绣之事更为熟练,想来以前定是为他人缝制衣物过,可莫言完全记不得是为了谁如此做的。黄月英与莫言说过,诸葛亮多年隐居于隆中,又习惯了曾经躬耕陇亩的生活,所以即便追随了刘备,乃至军师将军,他也忘不了一介布衣的朴素,身上衣物总是破了又补,补了又破。黄月英很担心诸葛亮一去成都,只顾着出谋划策、行军打仗而废寝忘食,连衣物破了都不知晓,所以黄月英特意为他缝制了几件厚实的冬衣,好去了成都为他穿上。

“一年了,孔明离开荆州都一年了。阿言,你说他会不会变得很消瘦?我给他做得衣物会不会不合身?那边的天气会不会比荆州还要寒冷?那边的吃食他会不会吃不惯?你别看他平日里博览群书,博学多闻,各种熟读兵书与各式书籍,还写得一手好字,什么弹琴、下棋这都难不倒他,他还能躬耕陇亩。但是……他真的不会照顾自己。你知道的,古人非常讲究言行举止,我与他多年生活,虽不至于‘食不语,寝不言’,但他还是很克己复礼的。诶,人无完人,他是诸葛亮又如何,还不是夜里睡觉不安稳,经常翻身不说,还踢被褥,我呢时不时醒来给他盖好被褥,怕他受寒生病。时间久了,我就睡得浅了,就怕他夜里不好好盖被褥。他还‘挑食’,我想你也知道,他就喜欢吃我亲手做得饭菜,他还说别人做得他吃不惯。吃不惯是其次,我最怕最担心的是他一心出谋划策、行军打仗,然后废寝忘食,本来就是个睡不好吃不惯的人……”一说起诸葛亮,黄月英不免有些絮絮叨叨,担忧着远方的诸葛亮,方才还嘴硬着不肯承认思念于他,这下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好了好了,等到了成都不就知道了?你啊也别太担心了,说不定他在那边很好呢。再说了,等你这个夫人去了成都,还怕照顾不好他吗?”莫言轻轻拍着黄月英的手,以示宽慰。

听得莫言宽慰之言,又想着等到了成都,黄月英便可以见到诸葛亮,她点点头,放下了怀中的包袱,到时她一定要替诸葛亮穿上。

约过了一盏茶,黄月英突然又拍了莫言的肩膀,路途漫漫,马车颠簸,莫言本有些昏昏欲睡的,被黄月英这样一拍,莫言的睡意也没了,她揉了揉眼,问道:“月英,怎么了?驿站这么快就到了吗?”

“阿言,你不准瞒我。你……该不会看上……关羽了吧?”黄月英竟是难得敛容正色,她凑近莫言,又言:“当然,我知道他也是少有的英勇之人,只是他比你年长这么多啊……你别想瞒我,离开荆州前,他是不是与你说过话?要不是因为我见你迟迟未来,派婢女来找你,我都不知道你与关羽单独见面。”

“噗。”莫言看黄月英一脸正色的八卦询问,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你现在是‘八卦’我?不过……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因为事情的真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此言差矣,所谓‘人类的本质是八卦’。身为你的结拜姐姐,你的终身幸福我还是很关心的。再说了,据我所知,关将军的发妻也走了好些年了,再娶妻也不为过啊。你又是我的结拜妹妹,他若娶你为妻,怎么着也是‘门当户对了’了,他应该也会好好待你的。那你怎么想的呢?”黄月英眨了眨眼,静等其言。

“你想多了,关羽根本没有看上我,而我也只是算是敬佩他这个忠诚名将罢了。本来这事我没打算告诉你,怕给你添麻烦,况且原本我并不能肯定此事,而今我必须告诉你了免得你越想越多。”莫言见黄月英点了点头,她又继续说道:“此事还得从一年半前说起,就是我们结拜之日那天。关羽入府寻你家孔明商量要事,而我终究是府中的女子,他理应是明白要避嫌,可他特意绕道走了水榭廊道与我偶遇,他好像事先知道我就在哪儿似的。我本想行礼走的,可他拦住了我,说我面善,与他一个恩人有几分相似。他那时分明是在“试探”我,而我正不知该如何时,府中侍从来请关羽了,我才松了气。你知道的,我一直想找回失去的记忆,我之后怀疑关羽是不是曾经见过我?可是后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与他说上话了,直至我们准备离开荆州,他这才与我单独说话。”

“那么他说了什么?”黄月英问道。

“他说,昔日之恩,羽定会涌泉相报。”

想起那双凌厉的双目,莫言恍然觉得她或许真的曾经见过关羽……

两个月后,又是暖春四月。

两个月前,莫言随着黄月英一同来到了成都,在成都的新府住下,莫言知道诸葛亮与黄月英分别已有一年,所以她识趣地不打扰他们夫妇重逢的甜蜜生活。而此前刘备入蜀,做了益州牧,又启用蜀中诸多人才,飨宴、封赐众将士,其中就包括诸葛亮,被受任为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迁入蜀地,府中有诸多事宜,莫言虽然偶尔也会帮着黄月英,但是等忙完了莫言也会离府到处走走。

这一日,黄昏落日时,莫言走在熙熙攘攘的市集道路上。“这位夫人,要看看首饰吗?”小摊的商贩见莫言在小摊前驻留,连忙笑呵呵打着招呼。

当莫言的目光落至那小巧玲珑的梅花簪时,不禁凝神而看,商贩见她如此,便以为是看中了这支梅花簪,将它双手呈于莫言面前。“这支梅花簪虽不如其他簪子雕刻精美,但它胜在小巧玲珑,若戴于夫人发髻之上,不仅可为夫人加以点缀修饰,更不会夺了夫人的风姿卓越。”

“你这人挺会说话做买卖的。行吧,看你这么会说话,我就买了这支梅花簪吧。”待问清价钱后,莫言便爽快地付了钱。商贩接过钱财,连声道谢。

莫言从商贩手中接过买来的梅花簪,她掌心微凉,低头端详。莫言哪里是喜欢这梅花簪,不过是她看着眼熟,似是曾经也买过梅花簪。自莫言决心要找寻失去的记忆后,她除了会梦见那个男子,还会像今天见到这支梅花簪时觉得甚是熟悉。莫言本该记得她身处乱世所经历的一切,可如今她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她唯有将支离破碎的记忆重新拼凑,才能找寻失去的一切。

掌心的梅花簪并没有给莫言带来有用的记忆,她只得将梅花簪收入怀中。

“夫人,我们不妨去买些胭脂。”莫言刚好与一对夫妇擦肩而过,男子对其夫人说的话恰好被莫言听见,他们一同踏入了胭脂铺。

莫言回身看去,见夫妇二人亲密相依,她破碎的记忆再次在眼前涌现……

“我们买回去送给她,她一定会很开心的……你看这个胭脂,如果涂抹在董……妹妹的脸上,那就如锦上添花了。买吧。”

“不给自己买点吗?‘女为悦己者容’也很符合常理……夫人的话在理,但今日就破例一次吧,这胭脂我一共要三盒。”

“姑娘好福气啊,有这么好的夫君。”

是梦中的男子,他陪着自己逛市集,他甚至还买了胭脂……“你究竟是谁?我为何总是看不清你?我们是夫妻吗?我的头……好痛!”一旦有记忆涌现,莫言想努力回忆过往时,就会如此头痛,不得不停止回忆过往。莫言用手轻揉其额,她又望了一眼买胭脂的夫妇,后细想时辰不早了,她决定回诸葛府。

莫言为了早些回诸葛府,所以择了一条捷径回府,而这条捷径必经一条狭窄小道。这条小道狭窄不说,更是非常隐蔽,若不是莫言无意之中找到,旁人怕是也不知晓这条狭窄小道。

“小公子!小公子!你别跑了!你快与小人回府吧!小公子?小公子你在哪儿?”莫言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听着好像是哪家侍从在寻人。

一时好奇的莫言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想要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哎呦!”莫言撞上一个小小身影,她被人撞在了地上,还没缓过神的她就被那人用小小手掌捂住了嘴。“求求你……不要说话!我……不想被找到。”时至黄昏,又身在狭窄小道,莫言只能依稀辨认眼前的是个七、八岁左右的孩童,而他的声音之中,除了恳求,他好像还哭过了,显然带着哭泣的哽咽。见莫言不再说话,那孩子才缓缓松了手。

过了许久,等男子走远了,这孩子才松了一口气,他为表谢意,向着莫言作揖行礼。“多谢夫人好意。”

莫言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绢,她微微弯身,替眼前的孩子轻轻拭去脸上的泪痕。“孩子啊,你哭也哭过了,躲也躲过了,现在你要乖乖回家了。以后再难过再伤心也不能用‘离家出走’这一招了,否则你的父母会很担心的。”

“我……才没有哭呢!担心?我那父亲才不会担心我!而我的母亲……”念及自己的母亲,孩子忽然低垂着头。

或许是因为莫言与妈妈相依为命,从未得到过亲生父亲的关爱,又或许是她不知从哪里来的“育儿心得”,比起孤儿院时的她,如今她更能明白孩子的心思,好像她生过孩子当过母亲一样?莫言见这个孩子不再说话,又是这般神情,她便是明白他亲生母亲或许早已不在人世了。

借着夕阳的余晖,莫言这才看清了小孩的面容,他七、八岁的年纪,长得是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想来他的父母也长得不差吧。莫言伸手轻抚孩子的脑袋,温柔地安慰着他,“来找你的人都这般担忧你,何况是你的父亲呢?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会不爱、不担忧自己的儿女的,即便是有,那样的人也是枉为父母。可我看得出,你的父亲很担忧你,也很爱你,不然怎么会派人跟在你身边呢?听我的话,乖乖回家,不要让他担心。”

“我……”莫言的话显然说动了孩子,孩子看着眼前的女子有些支支吾吾,而此时他的肚子发出了饥饿的声响,他一时害羞地低下了头。

“肚子饿啦?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拿点吃的过来,让你填饱肚子再回家可好?”莫言问道。

孩子点了点头,莫言起身去为他找吃的了。他望着女子离去的背影不禁想到她与自己根本不相识,却也能如此温柔安慰,而他更是想起了逝世的母亲……

喜欢莫言,天下请大家收藏:(www.bxwx99.com)莫言,天下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莫言,天下最新章节 - 莫言,天下全文阅读 - 莫言,天下txt下载 - 冷幽然S的全部小说 - 莫言,天下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天医凤九我把你们当兄弟[快穿]山河枕(长嫂为妻)霸宠天下:腹黑帝君妖娆后宝福公主侯府宠姑娘婚过去后大唐理工学院屠夫的娇妻奉旨发胖清穿四福晋日常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家有悍妻怎么破缓缓归太子妃的荣华路倾世聘,二嫁千岁爷恶弟的“强宠”冠盖六宫天下第一佞臣贤妻良母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倾城小佳人无心弃妃桃花多无良闺秀之田园神医清穿之猫性太子妃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完本推荐: 雪中悍刀行全文阅读奶狗系男友全文阅读异能狂徒在校园全文阅读穿越永乐田园全文阅读大圣道全文阅读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全文阅读我是大反派[快穿]全文阅读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奈何清风知我意全文阅读一世盛欢:爆宠纨绔妃全文阅读三弃公子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只有他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国王游戏[快穿]全文阅读农女的秀色田园全文阅读浴血兵魂全文阅读重生末世女王:帝少,跪下!全文阅读剑神重生全文阅读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我真的富可敌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凡黎明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终极学生在都市遮天魔尊广告魔女录我的老妈是土豪权门小老婆灿唐契约厚爱:误惹总裁前夫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都市修真医圣万兽朝凰诸天尽头我见军少多有病我有无数神剑大唐好相公怀念那逝去的青春九域神皇悲风公爵庶门风华长生三千年我家后门通洪荒穿成豪门弃夫神级投资最强终极兵王超能小农夫我的亲妈是白富美最牛兵王重生之纨绔小狼受

莫言,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莫言,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莫言,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冷幽然S的全部小说 - 莫言,天下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